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汤洪波:等了11年的飞天梦

2022-10-12 21:44:35 8

摘要:汤洪波喜欢听飞机起飞时发动机的轰鸣声,喜欢开着飞机在云层里面钻来钻去,喜欢直插云霄的感觉。他曾经是名空军。2016年,神舟十一号执行飞行任务时,汤洪波作为备份航天员,曾在采访中用一首《十年》总结了自己的人生经历。他说,自己的前面十年作为一名...

汤洪波喜欢听飞机起飞时发动机的轰鸣声,喜欢开着飞机在云层里面钻来钻去,喜欢直插云霄的感觉。

他曾经是名空军。2016年,神舟十一号执行飞行任务时,汤洪波作为备份航天员,曾在采访中用一首《十年》总结了自己的人生经历。

他说,自己的前面十年作为一名空军的飞行员,是为空军;中间十年,作为一名没有飞的航天员,一直在为了飞行做准备。

6月17日,汤洪波迎来了自己的“首飞”之旅。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行任务航天员出征仪式上,航天员“新面孔”汤洪波与聂海胜、刘伯明一同出现在众人面前,进入神舟十二号飞船。

这次飞天的机会,汤洪波等了11年,是这次飞行任务乘组中唯一的“70后”及中国第二批航天员。

当被问及首次参加载人航天飞行是否感到压力时,汤洪波表示,有压力更有信心。“压力就是动力,信心保证成功。经过11年的学习训练和磨砺考验,我对自己充满信心。”

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行任务航天员乘组出征仪式。图片来源: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网

小村庄“飞出”的航天员

距离酒泉千里之外的湖南湘潭是航天员汤洪波的老家。

6月17日上午,全村老小都围坐在院子里收看发射的直播。父亲特意穿上了一件平整的淡蓝色长袖军装——这是几年前汤洪波寄回家的。母亲则穿了一件艳丽的绿色上衣,看到发射成功的消息,她高兴地站起来。

“洪波伢子为国出力,是我们的骄傲!”汤洪波的父亲汤海秋说。

6月16日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行任务发布会后,汤海秋和老伴就没闲着。“小村庄飞出航天员”的消息很快传开了。记者们赶到汤洪波的老家,汤母把门口“光荣之家”的牌匾又擦了一遍。

邻居们向他们道贺。有村民说,早上就从新闻里看到了汤洪波要飞天的消息,下午就赶来串门,“村里很长时间没这么热闹过了。”

汤洪波的弟媳黄菊香告诉记者,平时家人的日常就是照看水稻田和鱼塘,这两天家里特别热闹,忙得电话都接不上了。

46年前,汤洪波就出生在这个小村庄里。

早年间,父亲汤海秋承包了10多亩田,白天种水稻晚上烧砖。小时候,汤洪波也和村里的孩子一样,从五岁开始跟着父母一起做家务、下田扯草。10岁时,他已经是家中插田的一把好手。

在父亲印象中,大儿子汤洪波很好强。“有一年收稻谷,那个机器上的灰打了他一身,全脸都是,但他还是坚持要帮忙。”

从小到大,他都是大家眼中的乖孩子。“他干过最调皮的事,就是偷偷在田地里看小说。”汤海秋说。

读中学时,汤洪波已经承担起了照顾家人的责任。他每天天不亮就起床,烧柴火做饭,做完家务后才赶去上学。从家里骑车到学校要30分钟,怕耽误上课,他抄近路,骑得比其他孩子快。只要十分钟就到了。

当年的老师说,汤洪波的成绩中等偏上,并不拔尖。但他无论在哪里碰到老师,他都会主动上前叫声“老师好”。

在老师印象中,汤洪波和同龄人相比,性格沉稳。“不管遇到什么难事、急事,他都很淡定,从始至终不慌不忙。”老师说,哪怕是当年通过招飞考试,汤洪波专程到她的住处来报喜,也是面带微笑慢慢诉说。

神舟十二号航天员乘组——汤洪波。图片来源: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网

从天空到太空

高三那年,汤洪波第一次向父亲吐露了自己的理想:招飞入伍。

他还告诉母亲,因为体格原因以前飞行员招北方人比较多,湖南人招得并不多,他想去“试一试”。

“没想到一下就成功了。”母亲还记得那是一年的9月,自家水田里的二季稻已是绿油油一片,再过个把月就能抽穗收割。

“当时他19岁,自己在村口小卖部买了一串爆竹,爆竹从院子一直噼里啪啦响到屋里。他高兴得不得了,又蹦又跳,说以后要保卫祖国。”父亲汤海秋说。

他至今还保留着儿子刚入伍时寄回来的生活照。照片里,一身军装的汤洪波笔直地站在松林旁,离他几米远的地方,矗立着一尊“鲤鱼跃龙门”的雕像。

1995年,汤洪波入选飞行员。

“我喜欢听飞机起飞的时候发动机发出那种轰鸣声,也喜欢开着飞机在云层里面钻来钻去,这种直插云霄的感觉,感觉很惬意。”汤洪波曾在接受采访时说。

即使后来成为航天员,他也一直保留着飞行时用过的头盔,摆在办公室最醒目的位置。“来提醒我,我在空军做一个优秀的飞行员,我也会是一个优秀的航天员,也会作出自己的贡献。”

经过8年的飞行训练,汤洪波凭借出色的成绩成为飞行大队的大队长。在2010年5月,经过层层选拔,他成为我国第二批预备航天员,从零开始学习,接受严格的训练。

入伍后,汤洪波回家的机会很少。他每周给父母打一两个电话。在父母眼中,儿子永远是那个没长大的样子,“每次一回家,就冲着我们嚷嚷要吃家里种的小菜!”母亲说。

前些年,汤洪波想接爸妈到北京自己家里多住一会儿,可老人家闲不住,总记挂着家里的农活,待不了多久就回来了。

去年疫情期间,汤洪波特别向弟弟交代,让弟弟在老家的院子里安装两个摄像头。现在,父母家人在院子里养鸡、洗菜,他都可以在闲暇时看得清清楚楚。两位老人还经常可以听到远在北京的儿子、孙子向他们喊话的声音,“感觉特别亲切”。

但汤洪波很少向父亲提起在部队训练的事。汤海秋只知道儿子是航天员,至于儿子用5年时间从飞行员成长为航天员,又用11年时间实现“飞天梦”,这期间所遇到的诸如坐转椅、沙漠野外生存、72小时狭小环境剥夺睡眠训练等挑战,汤海秋并不知情。

这些年,这位年过七旬的父亲早已习惯通过电话与儿子交流,而电话那头的儿子,也早已习惯父亲总会叮嘱他一句:“年轻人,就是要吃苦,要历练,要出力。”

神舟十二号发射升空。图片来源: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网

等了11年的飞天梦

6月16日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行任务新闻发布会结束后,临近中午,汤海秋接到儿子打来的电话:“爸爸,不要担心,我们一定会圆满完成任务的。”父亲回应,“儿子,多余的话没有,好好干!”

汤海秋不知道,这次飞天的机会汤洪波等了11年。

享受过飞翔蓝天、直插云霄的汤洪波曾说,他本以为进入航天员大队后,很快就能体验到漂浮太空的神奇感觉,没想到一等就是11年。

他多次想过,什么时候才能施展抱负,实现飞天梦想?“这中间一次又一次都是等待,这个过程其实需要的就是是坚持,很漫长,而且你还要保持一个比较好的状态,要调试好自己。”汤洪波曾在接受采访时说。

2016年,神舟十一号执行飞行任务,那是汤洪波离梦想最近的一次。在那次任务选拔中,汤洪波表现突出,成为了备份航天员。

但最终他没能被选中执行飞行任务。

汤洪波曾在一次采访中用歌曲《十年》总结了自己的人生经历:“我的前面十年是为空军,作为一名空军的飞行员,然后中间的十年,我是作为一名没有飞的航天员,一直在为了飞行做准备。”汤洪波说。

机会终于在2019年眷顾了汤洪波。那年12月,在选拔神舟十二号飞行任务乘组时,汤洪波入选了,成为其中唯一的“70后”和中国第二批航天员。

6月16日上午,在老家的父母通过电视见到了身穿航天员制服的汤洪波。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行任务航天员见面会上,他用一个标准的军礼,宣告了他首次飞天的信心。

当被问及首次参加载人航天飞行是否感到压力时,汤洪波表示,“有压力更有信心,因为我是第一次执行任务,压力难免会有,因为神秘的太空充满着许多未知,空间站任务也充满着风险和挑战。”

电视机前的父亲汤海秋比汤洪波更有信心,“现在科技发达,不担心,祝他圆满完成任务,胜利归来。”

而母亲盯着儿子安装在院子里的摄像头看了一会儿,“等孩子回来了,我要做他最爱吃的小鱼仔。”

(综合海外网、极目新闻、中国新闻网、三湘都市报、南方都市报等)

新京报记者 王翀鹏程 编辑 陈晓舒 校对 李立军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    友情链接
   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